新老总恋我体香非要床上练岗

2015-12-07 10:49:02 来源:女性健康网

[摘要]

“真香!”陈涛辉再次站在我的背后!“安妮也喜欢这款香水,她身上也是这种味道。”可是,我才不当爱的替身。...

  “真香!”陈涛辉再次站在我的背后!“安妮也喜欢这款香水,她身上也是这种味道。”可是,我才不当爱的替身。“哦,她已是别人的妻子,别人的母亲。当年,我还是穷小子。”陈涛辉独自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中。“老总,我能回去了吗?

新老总恋我体香非要床上练岗

  大家都说我很傻,为啥坚持年前辞职。按照我这样的性格,多一分钟呆着都是痛苦。不过就是少了几百,却可以换来满身轻松——何乐而不为?况且,跳槽来到的这个公司,特别的年轻化。陈涛辉三十多岁就是这间公司的总经理,这就是实力加运气的合力结果。“你们,要以我为奋斗目标!”

  我才不想这么辛苦呢,找个有钱人就嫁掉它。可惜有钱人都找美女,帅哥都找富婆——我这类没什么钱长相仅仅是过得去的女子,唯有祈求上天见怜可以赐我一段美满姻缘吧。陈涛辉的确是我的奋斗目标,可不是事业方面的而是爱情方面的。大家都说他是钻石王老五,估计怎么也不会看上我。

  公司极其人性化,每个月都有出外游玩的机会。我来的第三天就有机会和大家一起出去玩,也算是不小的惊喜。最令我兴奋的是,我竟然就坐在陈涛辉的旁边。他望着我,怪怪的问:“新员工?”“是,我叫程樱。”他似乎对我叫什么名字没有任何兴趣,只是对我的身份深表自己的极度怀疑。

  越野车的后座,是两对小情侣。陈涛辉竟然不反对公司内部的员工拍拖,海归派的作风果然与众不同。那四个同事一路上叽叽喳喳的,吵得我头晕眼花。陈涛辉特别体贴我:“打盹儿,到了目的地我再叫醒你。”“好。”赶紧闭上眼睛,主要我在场很尴尬。陈涛辉专心开车,我不方便搭话。

  玩,玩得很开心。贪婪呼吸着郊外空气,这时突然发现陈涛辉站在我的不远之处。“老总。”“别这么拘束,叫我迈克。”怎么敢?“你用什么牌子的香水?”我说出牌子,他笑着说:“这是个性化的味道,与你的身体发生最美妙的化学奇迹。而且,独一无二。”“你怎么知道?”没回答。

  回程的时候,我钻进别人的车子。出发之际,陈涛辉发现我没上车大声喊:“程樱在哪儿?”我那个囧,回答不是,不回答不是。组长“知情识趣”,把我拽过去:“老总真关心新同事啊。”在场的人,傻乎乎跟着笑——唯独我。回到公司,作鸟兽散。陈涛辉说:“程樱,帮着后勤组放东西。”

  茶水间,我努力把没用过的一次性杯子放进高柜里。“真香!”陈涛辉再次站在我的背后!“安妮也喜欢这款香水,她身上也是这种味道。”可是,我才不当爱的替身。“哦,她已是别人的妻子,别人的母亲。当年,我还是穷小子。”陈涛辉独自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中。“老总,我能回去了吗?”

  “今晚,你有空吗?”有没有空怎么了?“我有责任有义务,帮助你完成培训尽快上岗。”

  看着他迷离的眼神,还有不自觉放在我腰间的右手。我明白他的意思,答应还是不答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