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澜:女人该停止”附属品”的日子

2015-01-04 09:44:35 来源:女性健康网

[摘要]

女性的权利就人的权利,女性的发展就是社会的发展,虽然一个国家和政府不需要为每一个人的幸福负责,但是可以通过减少污染、遏制腐败,改善教育、养老医疗的条件,让每一个公民.......

  杨澜,被称为“中国的华莱士”。在企业家、媒体人、老板等多重身份中,她最珍视自己媒体人的身份,媒体让她获得了自我发展,也给予她帮助其他女性提升自身地位的途径。

  杨澜·观点

  以“重建改革生态”为主题的2015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今日举行,阳光媒体集团和阳光文化基金会主席杨澜在“女性的魅力与力量”的分论坛上表示,女性的全面发展是经济社会政治可持续发展的保障,在中国整个社会价值重建的过程中,作为母亲的女性,作为推动摇篮的这只手,他们也在塑造着明天我们这个民族相信什么、信任什么?女性的权利就人的权利,女性的发展就是社会的发展,虽然一个国家和政府不需要为每一个人的幸福负责,但是可以通过减少污染、遏制腐败,改善教育、养老医疗的条件,让每一个公民,包括女性获得更高的生活满意度。

  杨澜指出,现在跨界学术研究从脑神经科学到心理学、行为学、管理学都告诉我们,幸福包括这样五个支柱,那就是愉悦的感受、身心的健康、兴趣爱好、人际关系、成就感,还有价值的认同与创造。在这几个方面女性都可以去发现自己的潜能,而作为商界、企业和整个社会来说,也应该为女性创造一个更加良好的包容和支持性的环境。

杨澜:女人该停止”附属品”的日子

  杨澜用一个故事结束演讲,“一个淘气的男孩把小鸟放在手新,对一位智者说你们人说你很聪明,你告诉我下一秒钟这只小鸟会死还是会活呢?智者答道我无法回答你的问题,因为答案就在你的手中,我们在四下寻找所谓成功和幸福的时候,其实这个选择权就在我们女性自己的手里,希望每一位女性都能发出自己的声音,拥有自己的选择。”

  以下为文字实录:

  杨澜:谢谢杨曦,所以在传媒界你们这样优秀的男性会很珍贵的,会像大熊猫一样得到保护。非常感谢,女士们,先生们非常高兴有这样的机会接受网易的邀请来参加这个论坛。这是一个经济学家的年会,整个今年的主题叫做重建改革的生态,我觉得这个生态很有意思,因为它指的是一个系统,而不指的是一个数字或者某一个局部的现象。

  刚才汤竹丽告诉我们一个非常简单的,而且被不断的实证证明的一个事实,当我们的商业环境、当我们的企业能够更多地吸纳女性的员工,更多地给她们提升的机会,更多地鼓励一种包容和多元的企业文化的时候,不仅这个企业会创造更多的社会价值,而且它的利润的增长也是非常有保障的,所以无论是从道义的驱动,还是利益的驱动,我们也在这儿想呼应一下朱丽叶,让更多的企业家们给你们的员工施展才华的机会。

  作为整个社会也是一样,我常常听到中国的女性够解放的了,都工作了,而且都比较强势,都是女汉子。但是我想从一个女性的角度谈谈我们的一些苦恼吧。

  这个时代中国的女性被鼓励着获得成功,是时候我们来想一想到底什么是成功?就像我认为男性的企业家也可以考虑一下她们追求的事业到底怎么来界定所谓成功的概念?我们是否是时候该有一个更加完整和平衡的对于生活、对于社会、对于企业生态发展的一种更全面的认识呢?

  看看我们今天周围的世界,中国改变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西方一两百年走过的道路我们几十年就走到了,每个人都在全速地奔跑,因为有赚钱的机会,也唯恐自己被这个时代抛下,由于速度已经快得超出了预期,我们的步子开始踉跄起来,甚至失去平衡。看看我们的环境已经失衡了,水、空气、土壤,我们的社会也是经常处于一种失衡的状态,冷漠、怀疑、怒气冲冲,当中国成为世界排名GDP第二名的时候,当然还有一种说话是已经成为第一名了,不管怎样当我们的经济已经快速成长,成为世界的领先的GDP的国家的时候,根据联合国的调查,在国民幸福指数的排名当中,这个指数包含了健康、教育、环境、文化包容性、社区的活力、内心的幸福感和生活水平,包括寿命等综合的要素,中国名列全球112位。

  诺贝尔经济得主曾经说过GDP只衡量我们盲目的程度,却不能告诉我们为什么在忙碌,同样的一个话题可以引述到我们今天女性发展的一个阶段,中国的女人们也处于一种失衡的状态,她们面临了诸多的挑战,需要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玩得转职场,逗得过小三,打得过流氓,生得出孩子还要送得上学堂。与此同时我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是累,怎么能不累呢?在面对诸多的压力面前,我们既缺少前辈的经验,也缺少一个企业和社会的环境,职场上如果做得不比男人更好,你有没有晋升的机会呢?食品安全老是出事,你能不担心一家人的健康吗?离开了原有的故乡和邻居,紧急的时候你有人帮忙吗?房子那么贵,你能不拼命挣钱吗?老人生病了你能不去排队吗?女性的压力大其实往往在身体上首先提出了一个警告。十几年以来中国女性的乳腺癌、宫颈癌得病率是持续上升的,由于我们的身体对于环境和人际关系的敏感,加上生理期一些身心的特质,目前在中国女性比男性有双倍的机会成为失眠、情绪亚健康,甚至是抑郁症的受害者。而我们健康的知识和普遍的文明素质又还没有达到一个相匹配的程度。

杨澜:女人该停止”附属品”的日子

  比如说在欧美国家35%的抑郁症患者会主动寻求医生和心理医生的帮助,在中国这个数字不到5%,有很多隐性受到情绪困扰和抑郁症影响的人们,特别是女性,她们是处于一个孤助无缘的地步。

  很多女性也想用物质的占有来充斥她们的衣橱和空间,很多人多了社交少了知己、高了地位低了人情,忙了事业荒了家庭,源自本身的幸福感对很多人而言是渐行渐远的。北京地区GDP已经超过一万美元的今天,物质的刺激满足了基本的安全和需求之后,对于幸福边际效益是递减的。

  美国一个数字,一个普通的家庭在年收入达到75000美金以后,更多收入的增加不会带来同等的幸福感的增加,这个是一个收入的边际点,对于中国来说我们也在接近这样一个边际点,对于很多小康或者中产以上的家庭来说,这个边际点已经出现了。在这个时候如果我们还是一味地追求物质和所谓事业的成功,而且用非常狭窄的定义去定义它的时候,我们的很多内心的需求是得不到满足的。

  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现象,我们渴望一集20年容颜、几百万财富的都教授来拯救我们,当然这个人只可能在外星球有。与其等待被拯救不如自己去创造幸福,有人说我孩子有一天考上了名牌大学,我从此就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如果有一天我买了三环以内的房子,我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幸福是不是在一个遥远的将来?是不是都必须得到这样的一些条件以后从此就高枕无忧了。其实我想说的一个观点是幸福以至于你同在,而你就是一个幸福的创造者,而不是一个被动的等待者。

  过去几千年当中中国的女人是一个附属品,她们是父亲、丈夫和儿子的附庸,甚至在墓碑说没有一个完整的名字,不到一百年的时间我们解开了裹脚布,60年代中国女性被推上职场成为一个半边天,这是一个主动求得解放的过程,而是一个被解放的过程,并不意味着她们有了独立的人格和思想。在消费主义盛行的时代,也有人被异化为商品,女性成为某种到达目的的途径的时候,这与真正的女性的解放是渐行渐远的。我想呼吁的是这个时代女性自身的发展就是我们的目标,女性不是工具、不是途径,她们自身的幸福就是我们社会的目标。预期活在别人对我们的探索当中,不如主动地去发展自我,我们的身体和情绪是一体的,我们的事业和家庭是需要平衡的,还有我们自身精神的成长与超越。真正的平等是尊重个性和性别的差异,尊重每个人的自由的选择。

  我甚至认为只要是出于自由的选择,做一个全职妇女和一个全职的CEO一样得到尊敬,因为它也同样具有挑战性。我们需要倾听内在的声音,我们需要发现自己真正热爱和真正擅长的,而不是人云亦云地随波逐流,让我们麻木的感觉再次敏锐起来,去感知那些被我们忽视的幸福,也才能发挥我们的潜能去创造丰富和充实的人生。

  我想在今天的中国家庭,其实女性担当的一种角色也是不容忽视的,我们发现无论家庭处于一种什么样的形势,女性常常是一个家庭的情感中枢,虽然一个快乐的女性不一定成就一个快乐的家庭,但是一个不快乐的女性肯定能把一家都搞得不开心。

  所以我想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女性需要取得一种平衡,就像我们用两条腿走路,就像一个硬币有两面一样,我们完全有一种可能性把独立的自我与亲密的情感关系平衡起来,随着越来越多的男性也承担更多的家庭的责任,与女性成为相互支撑、彼此呵护、共同成长的伴侣,在这样的情况下女性更有机会获得一种平衡的生活和面对种种的挑战。

  给女性一个自持性的环境是一个企业最高明的投资,也是一个国家最高明的选择,让哺乳期的女性能够在公司或者她的单位当中有几平方米的私密空间,让接送孩子上下学的时候能够有一个小时的弹性工作时间,让她们有条件定期做两癌的筛查,让她们在遭受家庭暴力的时候有法律的保护,让高层的管理层和董事会里出现更多她们的面孔,不是因为她们是女性,也不是有一个所谓的指标。而是因为她们的能力值得拥有这样的机会。

  女性的全面发展是经济社会政治可持续发展的保障,在中国整个社会价值重建的过程中,作为母亲的女性,作为推动摇篮的这只手,她们也在塑造着明天我们这个民族相信什么、信任什么?女性的权利就人的权利,女性的发展就是社会的发展,虽然一个国家和政府不需要为每一个人的幸福负责,但是可以通过减少污染、遏制腐败,改善教育、养老医疗的条件,让每一个公民,包括女性获得更高的生活满意度。

  我们把感受和创造幸福的能力称为幸福力,现在跨界学术研究从脑神经科学到心理学、行为学、管理学都告诉我们,幸福包括这样五个支柱,那就是愉悦的感受、身心的健康、兴趣爱好、人际关系、成就感,还有价值的认同与创造。所以我想在这几个方面女性都可以去发现自己的潜能,而作为商界、企业和我们的整个社会来说,也应该为女性创造一个更加良好的包容和支持性的环境。

  最后,我想说的是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个淘气的男孩把小鸟放在手心,对一位智者说:“你们人说你很聪明,你告诉我下一秒钟这只小鸟会死还是会活呢?”智者答道:“我无法回答你的问题,因为答案就在你的手中。”我们在四下寻找所谓成功和幸福的时候,其实这个选择权就在我们女性自己的手里,希望每一位女性都能发出自己的声音,拥有自己的选择。

  原文:http://lady.163.com/14/1223/17/AE5QMBSJ002626I3.html

分享到: